广告
首页   >    国内   >    正文

不差钱的农夫山泉主动申请境外上市 没那么“甜”了?

来源:财经国家周刊 2020-03-23 13:51:06

再次去敲资本市场大门,是缺钱了?还是另有原因?

1.jpg

  外汇天眼APP讯 : 再次去敲资本市场大门,是缺钱了?还是另有原因?

  2020年,农夫山泉又一次站在了资本市场门外。

  证监会官网近日披露关于农夫山泉境外IPO的审批进度,公告显示,证监会已于3月17日接收相关的审批材料。

  农夫山泉相关负责人给《财经国家周刊》记者回复,和此前几次的表态,几乎没有差别——不予置评。

  事实上,从多个角度衡量,作为国内饮用水行业龙头企业,农夫山泉进入资本市场并非难事。2008年至今,关于农夫山泉的上市传言,也从未停止过。

  但每次的上市传闻,最终都以农夫山泉方面的矢口否认收场,创始人钟睒睒对外直言,不差钱。

  这一次,会不会又是“狼来了”?又或者,这几年发生的事情,让农夫山泉及其创始人钟睒睒改变了主意?

  “孤狼”

  对于上市一事,过往的农夫山泉总显得兴趣索然。

  “现金流充裕”“没有上市计划”“十多年前开始参加辅导,每次都要报,到现在为止都是例行辅导。”农夫山泉所有关于上市问题的回应,都很冷淡。

  接近农夫山泉的人士认为,这一切,与钟睒睒密切相关。

  不像宗庆后、马云、李书福等浙江企业家,1993年创办养生堂公司的钟睒睒,很少为行业外所熟知,即便是业内,不少人对他的印象也很碎片化。

  但有一项个性是公认的——特立独行。

  不参加企业家协会,企业界交友不广,没有政界身份,几乎不陪政府官员吃饭,在快消圈里,人送外号“孤狼”,以此描绘他自负、好斗、桀骜不驯,甚至无所畏惧的性格。

  也因为这样“不管不顾”的性格,钟睒睒得罪过不少人。

  1991年,还在海南和广西两省给娃哈哈口服液做总代理商的钟睒睒,与那时身价已经过亿的宗庆后有过一次交恶。

  当时娃哈哈在海南的生意刚刚起步,厂家进货价格相对优惠,钟睒睒把海南拿的货拉到售价更高的广东,赚取差价。这直接触怒了宗庆后。

  “这是一个人的性格决定的,没有对错,只有适合不适合。”钟睒睒曾这样自我评价,“我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,同行们在干什么、想什么,我根本不管。”

  钟睒睒的狼性也总是体现在挑衅味十足的钟式吐槽上。有传闻他曾当着协会专 家的面公开放炮,“在中国,最懂水的是农夫山泉,不是专 家也不是什么协会。”

  农夫山泉的一名前高管回忆,在一次饮用水大会上,钟睒睒直接炮轰竞争对手的矿物质水,认为他们的产品是联合国粮农组织不提倡的,不应该生产。

  一些人认为,农夫山泉能走到今天的高度,与钟睒睒的个性分不开,正是这样“不讲规矩”的行事风格,让农夫山泉能够在惨烈的饮用水市场杀出一条血路。

  但也有人认为,农夫山泉屡次上市无果,也是钟睒睒性格使然,农夫山泉近8成股份在钟睒睒手中,这样一个充满掌控欲、行事独立的企业家,如何能接受来自资本市场的“钳制”,要怎样与别人共享企业决策?

  不差钱?

  “孤狼”钟睒睒对上市一事的回应一向孤傲:不差钱。

  从有限的公开资料来看,过往的农夫山泉,或许真的“不差钱”。

  根据浙江省市场监管局、浙江省民营企业发展联合会发布的《浙江民营企业百强排行榜》,农夫山泉2015年~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109.11亿元、141.39亿元、177.91亿元、209.11亿元。

  具体的盈利情况则可以从一家叫万泰生物的公司窥知一二。

  2019年12月,证监会审核通过了万泰生物的IPO申请,招股书显示,钟睒睒通过直接及(通过养生堂)间接方式合计持有公司83.5578%的股份,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。

  这份招股书公布的股东情况则显示,2018年农夫山泉未经审计的总资产200.75亿元,净资产144.11亿元,净利润36.16亿元,同比增长7.33%。

  如果横向比较,同行业上市公司康师傅2018年净利润为24.63亿元,统一2018年净利润10.29亿元。农夫山泉一家的净利润,超过了康师傅和统一的总和。

  除了农夫山泉本身,大股东养生堂更是实力雄厚。

  目前,养生堂旗下有70多家公司,在这个大商业版图中,钟睒睒构建了药业保健品、饮料饮用水、休闲食品三个营销体系,每个营销体系下,均有拿得出手的行业拳头品牌。

  除了“农夫山泉”之外,“养生堂龟鳖丸”“朵而”“清嘴”“成长快乐”“母亲牌牛肉 棒”等等,均在各自的细分市场位居前列。

  有券商分析,农夫山泉在营销上颇具实力,核心团队稳定。饮用水行业周转速度快,资金压力主要在渠道,农夫山泉不缺资金,甚至是现金流最强的民营企业之一,所以此前对上市的动力并不足。

  没那么甜了?

  不愿意受人控制,也不差钱的钟睒睒和农夫山泉,如今为何又松动了态度,主动申请境外上市?

  或许是因为,过往十多年经历种种之后,农夫山泉以及它所身处的市场,已经“没那么甜了”。

  最早的种子,实际上要回到11年前,2009年中国环境监测总站一次例行公事的月报,把农夫山泉推到一场“问题水”风波的风口浪尖。

  这次水源质量风波最终得以平息,浙江省环保部门通过充分论证,并与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的相关专 家沟通后表态,千岛湖水质总体良好,是全国水质最好的水库之一。

  但这一风波已经在市场以及一些消费者心中埋下恶果。4年后,一个消费者的投诉引起媒 体对农夫山泉连续两个月的监督报道,将农夫山泉的水质问题再次推到台前。

  一些媒 体将疑问点转向了农夫山泉产品执行标准,认为农夫山泉的标准放宽了对部分有害物质的含量要求,并允许霉菌和酵母菌存在,引发了著名的“标准门”事件。

  这一事件连续27天,给农夫山泉带来前所未有的重创,农夫山泉董秘周力曾表示,受“标准门”影响,农夫山泉的损失10亿元不止。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农夫山泉的市场份额都难以恢复。

  而今年年初,农夫山泉再次陷入“毁林取水”的负面冲击中。

  一段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称,农夫山泉在福建武夷山国家公园内“毁林取水”,施工破坏植被。尽管武夷山国家公园管理局发布了调查通报,农夫山泉公司也发布了声明,但这起公共事件还是在舆论场中掀起了巨大风浪,农夫山泉的企业责任感备受质疑,水质问题又被旧事重提。

  每一次陷入水源水质问题风波,不仅是损失了农夫山泉的品牌声誉和消费者好感度,更是国内市场和行业竞争加剧的另类证据。

  “在整体经济环境、行业竞争环境等发生变化后,农夫山泉的战略思维也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。”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,在这种思维下,农夫山泉需要通过上市来加大全产业链、渠道、品牌以及国际化的投入。

  在他看来,疫情到来后,作为上游供应商的食品饮料企业,遭遇不小挑战,从这个角度说,也加快了农夫山泉上市的进程。

【免责声明】中金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中金网不保证该信息的准确性、真实性、完整性、有效性等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广告